sailorlf

大写的根厨 互攻党!没有攻受之分 只有锤猛根花之说!

【翻译】【肖根大学AU】Hate the Player {九}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是否原创:译文


 


翻译:sailorlf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473


 


 


 


作者:bruisespristine


 


 


 


授权见第一章


 


 


 


等级:Explicit


 


 


 


警告:没有


 


 


 


配对:Root/Sameen Shaw Harold Finch/John Reess


 


 


 


角色:Root, Sameen Shaw, John Reese, Harold Finch, Zoe Morgan, JossCarter, Martine Rousseau


TAG:大学AU,慢热,足球,酒精,敲诈,暴力,锤受


                                   Shaw's Just Not That Polite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Shaw从睡梦中拽起来。大半意识还在梦里,因而她睁眼的时候心里是期盼着会看见Root衣衫不整地靡靡地躺在她身边的。当然,她回头的时候,那半边床是空的,床单却被抓得乱糟糟的。


两腿间湿漉漉的,很不舒服。她赶紧换上了干净的内裤,穿上短裤,套上一件毛衣,盖住傲然挺立的乳头。敲门的人停了一会儿,又开始敲了。


Shaw简直要被这种吵醒的方式气死了,她噔噔地跑下楼梯,差点被Zoe扔在地上的钱包绊倒。不耐烦地拉开大门:“干嘛?”


警察正站在门口,无视了她光溜溜的腿,向她点头示意,然后看向手里的笔记本:“我们在找Sameen Shaw女士。”他用一种绅士般的柔和目光看着她。


“嗯,我是。”Shaw用手揉了揉脸,试图赶跑一些睡意。通常她起床后很快就能充满活力,但今天却仍然睡眼惺忪,脑袋晕乎乎的,满脑子都是Root的腿缠绕着她的画面。她甩了甩头,将这生动色情的场景赶出去。“怎么了?”


“昨晚校园发生了一起意外。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你。能进来说话吗?”警察和气地说道,一边把手搭在门把上。Shaw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因为她关门的话就会压到他的手。


Shaw皱着眉头,“好吧。我先穿点衣服,拿点咖啡过来。等我五分钟。”她走上楼,向警察们示意客厅的方向,“你们先坐吧。”


你还真没开玩笑,警察真的来了,Root。Shaw穿上了外衣和裤子,将头发捆起来,洗了把脸。警察来了就来了,但她得花点时间清醒过来,整理一下思绪。她怀疑他们这么早来就是要杀她个措手不及。现在才八点,而且是周日!她的太阳穴还在隐隐作痛,只想赶紧再上床睡会儿。


她拿着三个杯子走进客厅。“但愿你们喜欢黑咖啡。”厨房里其实有方糖和奶精,但Shaw才没有那耐性。她只有两只手,要拿三只杯子。蠢货才会为此走两次。


两个警察并未坐下。其中秃顶的矮个警察对她说:“Miss Shaw,谢谢你能合作。我是Elias警官,这是我的同事,Marconi。”


Marconi的脸上有条长长的刀疤,Shaw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思忖着这么长一条疤是怎么来的。他盯着她的脸,“你的鼻子怎么了?”


啊?Shaw有点没反应过来。“噢,那天踢球的时候被球打到鼻梁了。”怪不得她的头还痛着呢,她扭了扭鼻子,索性只是一点点小擦伤。


“打赢了吗?”Elias坐在沙发的一角,Marconi则依在靠墙的窗边,四处打量。地上散放着些空酒瓶。Shaw匆匆一瞥,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作业纸,还有Harold电脑旁边堆积如山的外卖盒,这房里还算整洁。希望外卖盒里没有剩下汤。


“赢了。四比二。天气很糟。你们想问什么事?”她倒了两杯咖啡,递给他们。坐在电视旁边一张大椅子旁边。这椅子的好处就是坐在上面能同时看到卧室门和大门。


“你昨晚七点到十点间在干什么?”Elias喝了一口滚烫的咖啡,问道。


Shaw也喝了一口,说:“我就呆在家。比赛完的时候刚三点半,我和舍友就打包了一些食物回来了。”她指了指桌上的外卖山,“差不多六点的时候,我上楼做自己的事。然后七点的时候,有个朋友来找我了。我们一直在房里看电视,差不多到十点过吧。她回家后给我打了电话报平安。”Shaw没有忘记加最后一句话,Root在电话叮嘱过的。


“你朋友叫什么?”Mariconi正认真地记在本子上,Shaw又喝了一大口咖啡来掩饰此刻突然的慌张。Root真名是什么?


“Root。嗯,我是说…”靠!“SamGroves.”Martine提起过她。Shaw庆幸自己还记得,但依然将神色控制在自然平静的范围内。


“有其他人能够证实你的话吗?你们当时在看什么?”Elias放松了靠在沙发背上,Shaw能看见他眼神里的锐利与怀疑。


“我们在看Buffy。你可以翻看我在Netflix上的播放记录。但是其他人的话…Root…Sam…我们在约会,”她的眼神有些闪烁,希望他们将这解读为她的尴尬,而不是在撒谎的不安。该死的Root,多告诉点信息会死吗。“她爬窗子进来的,因为我还没跟舍友们说我们在约会。”


“明白了。但你也知道这听起来很可疑吧?有人指证你跟Martine Rousseau有摩擦,而她是昨晚一起纵火案的受害者。”Elias坐直了,表情严肃。“Miss Shaw,如果你实在要撒谎,我们也帮不了你。我们还需要更多关于MissGroves的信息来验证你的话是真是假。”


妈蛋,Root,如果我是嫌疑人,难道不知道找个更好的不在场证人吗?Shaw正要回答Elias,Joss走过来了,穿着黑色套装和褐色的夹克。这简直是Shaw看过她穿的最专业的一套了。她向她眨眼,“噢,拜托,Shaw,你俩一点不低调好吗。光我就看到Root上了两次厕所,而且她上来找你的时候几乎就踩到了Harold房间的窗户好吗。”Joss用一副你懂的表情笑嘻嘻地望着警察。“再说了,我看见她之前就知道她在这儿了。你们俩…嗯…不是很安静呢。如果你们知道我指什么的话。”她又挑了挑眉,向Marconi伸出手。


“Jocelyn Carter,法律系大四学生。我能为Shaw和Root作证,她俩昨晚都在这儿。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Marconi跟她握手,Elias仔细打量她。“暂时没有了。谢谢合作。如果记起了什么的话,请联系我们。”他从口袋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上。


Joss送警察出了大门,Shaw还坐在椅子上。Joss走回来看着Shaw,“如果他们再来找你的话,你就需要律师在场了。别跟其他人透露任何信息。昨晚Martine的房里有些炮仗,虽然烧了起来,但并没有‘纵火’那么严重。可能最后会归为恶作剧玩脱了,别太担心。”她又冲着Shaw歪嘴一笑,“但你可欠我个人情。”


“谢谢。”Shaw嘟囔着,有些不情愿地道谢。她要找Root问清楚,但不能在短信里透露任何关于此事的信息,因此她迅速发了条短信。


//嘿,我们能谈谈吗?//



评论 ( 25 )
热度 ( 85 )
  1. JFMsailorlf 转载了此文字

© sailor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