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lf

大写的根厨 互攻党!没有攻受之分 只有锤猛根花之说!

【翻译】【肖根大学AU】Hate the Player {十一}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是否原创:译文


翻译:sailorlf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473


作者:bruisespristine


授权见第一章


等级:Explicit


警告:没有


配对:Root/Sameen Shaw Harold Finch/John Reess


角色:Root, Sameen Shaw, John Reese, Harold Finch, Zoe Morgan, JossCarter, Martine Rousseau


TAG:大学AU,慢热,足球,酒精,敲诈,暴力,锤受


                                          Never Have I Ever


NOTES


内容预警:大量饮酒


轻微提及:anal[貌似中文是敏感词不让发]、赌博、手铐play、吸食大麻、枪、春梦


【好好笑,这篇文里的每一个人都好出彩!强烈推荐看原文,我的功力实在不够啊,原文实在是精彩!】


 


午饭时Root给Shaw发短信,无非是一些‘嘿,在干嘛’之类的话,但是Shaw没回她。她可不想变成那种成天粘人的家伙。她忍住了发信息的欲望,只是每隔四十五秒就掏出手机来看看。


她几乎视奸了Shaw的所有社交网络,看看她都在做什么。最后她想到Shaw最近隐私被侵犯得够多了,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添堵了,虽然自己是偷偷的并不会被发现。


九点的时候,不再指望Shaw的回复,她直接给Zoe发了短信。


//你们今晚干嘛呀?//


周末过后是哥伦布纪念日[美国节日,在十月第二个星期一,纪念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Root在认识了Machine球队的这些人后,便知道第二天没有课的时候他们都会找地方喝酒。即使有些尴尬,Root还是想亲自感谢Zoe这个帮忙她推倒Shaw的助攻小能手。至少,在她设计了淋浴偷窥事件后,Root是这样认为的。


手机震动的时候她正看着男生们给她的关于Martine的文件。


// 正嗨着呢。要过来吗?我正在扑克场上大杀四方。//


Root笑了,这邀请正合她意。如果Shaw介意她没有告诉她就过去的话,她就推脱只是感兴趣随便来看看的。也可能Shaw不会介意,和她继续上次未完的事。


她从橱柜拿出一大瓶伏特加,这样就不会空手而去。她穿过校园,暴雨即将来临,尽管打着伞,雨还是打湿了她的夹克和头发。她对着手机屏幕整理了下妆容,顺了顺头发,然后敲门。


John开了门,红杯里的啤酒洒了些在手上,他笑着看着她,“Root!来得正好,快进来!”


John绅士地想帮她脱下外套,但没有成功,Root偷笑着看他,将衣服递给他。“看来我来晚了,你们已经开始了。”她开玩笑说。


“Joss,你得跟Root喝一杯!”他朝客厅喊道,从Root身旁走向厨房。“她也还没喝呢,她刚回来!”他有些激动,有些醉意,Root拿着伏特加走进厨房,觉得他异常可爱。


“有杯子吗?”


Joss走进来,笑着指着酒瓶,“这酒不错。那几个家伙都被Zoe赢懵了,所有钱都跑到Zoe口袋里去了。”


Root用John给她的两个大杯子倒了满满两杯,举杯示意,“漂亮。”


她俩将酒喝完,Joss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百事,调在酒里,示意Root再倒一杯。喝完后他们向客厅走去。


看到Shaw的时候Root一阵发热,差点没把酒杯摔下去。Shaw没有穿内衣,只穿着黑色背心和超短裤,气色不错。Root都能看见布料下突起的乳头。大家随意地在地上围成了圈,她控制住脸上反应,朝空的地方走去。Shaw没有跟她打招呼,不过这总比朝她脸上直接来一拳好。


Zoe交叉着腿,数着地上散乱的零钱,Harold给John腾出些地方,John坐下来用腿框住他的身体,将重心放在一只手上。Shaw用一种平静的不可捉摸的表情和Root对视了一会儿,Zoe得意地挥着钱,“我们现在干嘛?你们都输惨了。”


John拿来半打啤酒,打开一罐,喝了一口,“玩玩‘我不曾’怎么样?”


Harold有些好笑地看向Root,Zoe笑得像个笑脸猫,“John,你简直是天才。那些说你呆头呆脑的人完全是大错特错!”


“嘿,谁说我‘呆头呆脑’?”John一副受了伤的表情,Harold转身挑眉看着他。


Shaw举起手,用一种平和的语气指出,“我一直都叫你笨蛋。”“是啊,还当着我的面!”


“我可不觉得你笨呢。”Root盘腿坐下,Zoe随意地倚在她肩上。


“今晚倒不笨,能想出‘我不曾’这个好点子!输了钱,总要捞点秘密八卦回本!”她邪恶地笑了,Shaw打了下她的大腿,Zoe扬眉,“怎么?不然我怎么能知道这么多秘密?”


Shaw哼了哼,喝了一大口啤酒,指着Harold,“拜你的笨蛋男朋友所赐,这游戏你先开头。”


Zoe提到秘密时,Root貌似看到Shaw脸上扫过一丝兴趣,偷偷瞄了她一眼。想到Shaw想要更了解她,她有些高兴。


全场人注视下的Harold有些尴尬,他耸耸肩,“呃,好吧。我不曾…”他环顾四周,视线落到Joss身上后笑了,“夺过某人的贞操。”


Joss朝他翻了个白眼后喝了一口酒,Zoe,Shaw和Root也跟着喝了。Harold得意地笑着,直到John靠着他耳语了些什么,他迅速变了脸色,“那也算吗?”


“如果你要问的话,那不管是什么都得算!是anal吗?是anal,对不对!”Zoe高兴地说,向现在在场唯一不需要喝酒的John欢呼示意。Harold哼哼着喝了一口,John拍着腿开始想自己要说什么,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Shaw起身开了门,一个胖乎乎的卷发男生走进来,拿着半打啤酒,“我带了酒!”


“我叫的Fusco!”John像刚记起来似的,拿起伏特加向他挥手。Fusco拿过酒,坐在沙发边上,靠近大家。“先来三杯,Fusco,我们正在玩‘我不曾’。”


Root好笑地看着Shaw“好心”地帮Fusco灌下伏特加,引得他被呛着咳嗽起来。John继续游戏,“我不曾…把阴毛全部剃掉。” 


Harold涨红了脸喝了一大口酒,Shaw举起杯子又停下来看着John, “噢,不对。剃掉和打蜡是两码事!”Zoe窃笑,John才意识到没有人会再喝了。


Root用手指轻敲杯子思考着,笑着看了看大家。她现在挺享受这个游戏,很明显其他人都很了解彼此,只是随口胡诌好让大家都有借口喝酒。可是她对他们了解得不多,“我不曾…打破过某人的鼻子。”


John和Shaw都喝了,后者边喝边翻了个白眼,嘟哝着,“难不成每次都要喝。”


“我不曾…玩过手铐play,”Zoe说道,Root坏笑着喝下一大口。Shaw也喝了,正好对上Root的眼睛。电光火石间,她们都没留意到其他人都没喝,只是笑着互相交换了眼神。


Joss假装思索了一下,然后笑了,“我不曾吐在别人身上过。”Root好笑地看见除了她,大家都喝了。


Shaw将腿往圈外伸了些,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懒懒地拿着酒放在大腿上。她望着Root语气平淡地说,“我不曾放火烧过别人的房间。”Root笑了,举起酒杯向Shaw斜了斜,喝掉了酒。


Fusco往前坐,一脸惊讶,“所以那是你干的吗?你简直疯了!”语气中透露出惊叹与恐惧。Shaw往后靠,瞪了他一眼。


“我忘了你也在这儿。你要是说出去的话就阉了你,知道了吗?”


Fusco举手示意,“知道,知道!老天,你们都是疯子!”


Shaw笑着举杯示意,“好了,到你了。”


Root在Fusco思索的时候又倒了一杯酒。Fusco知道了也无妨,她几乎能确定自己的踪迹没有被发现。她也黑进了警方报告,除了Martine声称的Shaw对她怀恨在心以外,警察别无所知。再说了,Never Have I Ever这个游戏说出来的秘密也不足以作为合法的呈堂证供。


Fusco开口打断了她的沉思,“我没吸过大麻。”几乎所有人同时举起了酒杯,笑着干杯。


Harold坏笑着看向Shaw,“我从没被消防员从车里救出来过。”她直接扔了个靠垫过去,但打到了John,她嘟囔着喝掉酒。


“只有你喝酒,你得说说怎么回事!”Zoe说道,但是Root举起杯子,“呃…我也喝了。”


“讲真,这是有多巧合?天,那次超搞笑,Shaw got her legs stuck when this guy was eating her…[还是贴原文吧,应该是Shaw正跟人车震……]”Shaw一把捂住她的嘴没让她说完,骑在她身上,两人扭在地上打滚,直到Shaw控制住Zoe,后者拍打着地板。


Shaw得意地起身,同时又恼火地说:“两个人在喝酒,就这样。”


“啊,那听起来真有 趣。或许我们可以再重现一下当时场景。”Root慢条斯理地说,手指滑过杯口,直勾勾看着Shaw,清晰地听到她咽了下口水。


John看了看她俩,用一种胜利的语气高声说道,“我没跟Shaw约过!”他用酒杯指着Root,Root喝掉了酒。“这就对了!我就知道嘛!提及你的时候她都超级奇怪!有谁看到Shaw碰她了吗?Root!从实招来!”他满意地窃笑着,Root有些尴尬地透过睫毛看向Shaw,不知道Shaw会是什么反应。所幸Shaw并没有变得更暴躁。


Zoe在Root发话前插了进来,“其实,我也要喝。”她坦承着,Shaw扶额,却没否认。Joss哈哈笑出声来,Zoe喝掉了一口酒。


尽管很好奇这两人怎么回事,Root还是决定把游戏往温和一点的方向带,给自己留点喘气的空间。“我没开过枪。”除了Harold,Zoe和她,其他人都喝了。她四处望了望,耸肩,“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Zoe倒了些加了百事的伏特加,站起身巡视大家,似乎在找寻些灵感,“我从没…”她故意暂停了一下,“YY这房间里的人!”


“这可不公平。”Harold埋怨着喝掉一大口酒,John也是。Root喝酒的时候留意到Shaw正看着她,她把头微微往后仰,展现出悠长的脖子,咽下酒。可是Shaw没有喝,只是笑着看她。


Joss杯到唇边停了下来,想了想,“我有个地方不清楚。”“你想问什么,孩子?”Zoe转身,眨眼看她。


“在梦里的算么?”Joss貌似还有点害羞,这很难说。她好像是对着Root在脸红。她用余光扫到Shaw不自在地动了动,眼神投向Root,喝掉了自己的酒。


“哈,是春梦对不对?快说!”


Joss随手打了她一下,喝下一大口酒,“如果你要纠着这个不放,我宁愿直接喝。我不说你能拿我怎样。”


Zoe向前倾,捏住她的脸颊,盯着她的眼睛,厚颜无耻地笑了,“噢,绝对是Shaw。”


“你怎么…唉,我说…不是,好恶心。”Joss连忙反驳,Shaw咯咯笑了,倾身过来,把手搭在Joss的大腿上,“噢,Joss,我都没想到!带我去床上!”


“哎哟,走开!”Joss从两个笑得正欢的女孩手中挣扎出来,坐到了Fusco的旁边。“我后面从没被人爆过![Never have I ever had anything in my ass! 这种时候只有原文能写出感觉啊翻译无能ORZ]”她意图明显地看见Shaw和Zoe,她俩对视着挤出一副shit eating的笑,喝掉了酒。


Harold和John相视一笑,也喝了。Harold起身,“虽然这听起来有些色气,但是,我要去床上了。”


“和我一起!”John兴奋地说道,攀附在Harold身上,环住他的腰。Harold傲娇地瞪着他,他俩小声地性致盎然地说着什么退回过道去了。


Fusco拿着啤酒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女孩们。她们交换了下眼神,耸耸肩,点头示意游戏继续。酒瓶歪歪斜斜倒在地上。Root开始盯着Shaw看,无论是她说话时,还是喝酒时。Shaw也时不时看过来,化学反应在眼神里发酵,还有上升的温度。唔,兴许还有愤怒。不过Shaw并没有靠近她,也没有发出任何信号,Root只得稍稍收敛了一些。她有些微醺的醉意,已经不大刹得住车。


他们喝完了啤酒,Root有些站不稳,酒精开始起作用了。看了看手机,都快两点了,“伙伴们,今晚很开心。”她望向窗外,看着瓢泼大雨皱了皱眉。天空还有闪电划过,她吸吸鼻子,叹了口气。


“你别回去了。”Zoe伸出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把头放在她肩上。


“没错,你可以睡沙发。这是个沙发床。”Shaw的声音粗粗的,她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但我有些话想问你。你先来我房间吧。”


读不出她的语气,Root看着她,想到她一定还想问她闯进Martine房间时做的保护措施。她走过去,Zoe却搂紧了她的腰,在她耳边说道,“好运。”然后嘻嘻笑着放开了她。


第二次跟着Shaw上楼梯进她的房间,Root绷紧了神经,她听到楼下客厅里Joss和Zoe正咯咯地笑。 



评论 ( 15 )
热度 ( 127 )
  1. JFMsailorlf 转载了此文字

© sailor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