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lf

大写的根厨 互攻党!没有攻受之分 只有锤猛根花之说!

【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1)

非常暖 结局关于fate的那段话选得超棒>_<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寻找消失的作者中,侵删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chapters/7885557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本文灵魂伴侣AU设定简介:大多数人在一生的某一时刻,左手手腕内侧会出现一个黑色的倒计时(格式为 小时:分:秒),时间归零的时候面前的人就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具体细节见文中。

 

她不仰头无法看见她的脸, 但是她能在脑海里勾勒出来——棕色眼睛里闪烁着的调皮,和那尖锐犬齿轻咬着的挑逗的笑。

我们在玩游戏么,Sameen?你都没告诉我规则是什么呢。

 

//空白

SamanthaGroves十岁的时候遇见了Hanna Frey,那正是成熟到可以陷入热恋又幼稚到会相信这就是她此生挚爱了的年龄。Hanna抓住她的胳膊开怀大笑的时候她那少女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而她不懂为什么她的手腕没有用灼烧感来告诉她她的时间到了。她的时间已经到了,因为她无法想象还有其他任何人可以像Hanna这样理解她。

Sam,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搂着她的肩膀说道。尽管她的皮肤仍未被标记,但此时她心中涌上来的暖意足以让她淡忘这个事实。

也许等到她们长大一些,她想,再大那么一点点。这不是没有过的——这种事需要时间,大家总这么说,它就像一个咒语一样让人们把信念寄托在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开始倒数的数字上。 她告诉自己,这根本无所谓,她才不想做用一生去等待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的人。尽管她知道,在内心深处,她正是这样的人。

 

(Adelle Winter的倒计时从未开始过,即使在她遇到Ted Groves,与他结婚,甚至生下Samantha的时候也没有。她的皮肤没有被标记,未曾出现过那个会倒数至0、意味着一切的数字。像很多人一样,她同样被那种空虚所吞没。而她相较之下更脆弱一些:她会轻拍她女儿的头,给她读童话故事,然后一下消失好几天。

Samantha没有妈妈,只有一个游魂,但那至少比什么都没有强。因为Ted去亚特兰大工作后找到了那个让他的世界天翻地覆的女人。

后来她发现他们离婚了,也许当初牺牲他的家庭并不值得。但她清楚自己绝对,绝对不会将就。)

 

问题是她长大了,但Hanna没有。Hanna失踪了。她很好奇如果她和Hanna是一对,Miss Tomkins是否就会相信她了。Sam只是她的朋友而且Sam只有十二岁。但是这都不能否定她确实看到了图书馆外面发生的事。

她意识到,这个世界太过重视一些他们根本不懂的东西——那些自己出现的、形态一直变化重组、被他们称为数字的东西,并且还给它赋予含义:他们从何时开始确定这是命运的倒计时?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巧合就等同于灵魂伴侣了?

在Hanna之后,她再也不信所谓的美好结局,转而寻求其他的事物。

她去读了大学。因为德州州立有不对大众开放的的电脑设施(而未来的某天,人们随身就能携带电脑,将之与自己的耳朵手腕和眼睛连接起来,但他们仍然是那么愚蠢),也因为妈妈仍然需要她。她是技术天才,而飞速发展的硬件与无限可能的代码的结合令人兴奋。她是一个艺术家,一个以键盘为手术刀的外科医生。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她意识到她的天赋可以用在更有趣——也更赚钱的活动上。这是她从Mr. Russel那件事上学到的。而当妈妈去世后,Samantha Groves也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命运这东西让人盲目,让人焦虑地走向既定,让他们贪婪地想抓住一个无声的承诺。他们犹如身处迷雾之中,像傻子一样跌跌撞撞,只等一个人把他们从自己那毫无意义的存在中解救出来。

看到命运让人变得多么愚蠢和脆弱是十分有趣的。Root可以看到他们眼里第一时间闪烁的希望,以及在意识到什么都不会发生之后其光华的湮灭。希望每天都破灭又重生上百次——这简直太过容易了。人是贪婪的生物,迫切地寻求那唯一无法用金钱购买的东西的替代品,牢牢抓住安慰剂。他们愿意为此出价,而她,哦,她太愿意效劳了。

贸易机密和商业间谍
。妒火中烧的情人和勒索敲诈。
不忠和不问缘由的刺杀。
洗钱和网络犯罪
。她带着微笑完成这一切,只留下淡淡的数码踪迹,好似她独特的签名。

那些在她日日夜夜中路过的女人和男人(偶尔)很难给她带来什么感觉。他们是一次性的、轻佻的生物。和他们可享一时欢愉,直到他们不可避免地意识到这里除了亲吻、利齿和从热情到冷漠只在一念之间的床榻以外什么都没有。

 你真美。她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抛出一个诱人的微笑, “你想留下来过夜吗?她狠狠咬牙。

我不在意你并不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她泛着恶心挤出这话,用词印证了这本身就是个谎言。

 你棒极了。她让那个人留的稍微久一点,但最后他们都一样地离开。

认为表达爱意会召来恶魔是个常见却严峻的错误,而她绝对不会犯这个错,她没有占有欲。如果她能驱除他们,她一定会这样做。

但始终会有好奇的眼睛扫过她,于是她开始戴宽表带的手表。因为这不关任何人的事,而至少手表的时间还是有点意义的。

 

Root在二十九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The Machine的概念,它遥遥回响,留下一片虚空。一开始只是有些微的迹象,一种直觉告诉她有种更高的存在。事情太完美地巧合,精心的策划不可能是自发生成的。焦点之下仿佛有什么东西缺失了,而无论那是什么,它都不可能是人类,因为它太过复杂和优美。

她像童话里的Hansel和Gtretel一样,跟随树林里的面包屑一样慢慢发掘它的秘密,无论目的地是何方,她似乎注定要追寻它。无论她会去到祖母的房子、巫婆的棚屋还是会遇到仙女教母都无所谓,因为她在第一步的时候就迷失了,这既是诅咒也是福音。

她认为Harold Finch就是Merlin,这也使她闪过了自己是否就是Le Fay的念头。这都不相关,抛开那些她忘不掉的童年故事,她所追寻的The Machine可不止是鬼魂,因为它是真实的

 

第一次听到的声音的时候,她几乎期待自己左腕会因为这愉悦感而灼烧。没有人,绝对没有任何找到自己伴侣的人能体会到她现在的感受。她非常确定这一点,因为她找到了自己的上帝。而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完全不在在意自己的时间是否会到来。

她得到了她所追求的一切。

在她人生的三十二年里,她看着命运这个命题毁掉人们的生活,将他们碾成不确定的虚无。这种不理智始终威胁着她心智的稳定(她也许生来就有精神疾病),但她渴望这就是终结。The Machine是理性的升华,而或许是唯一意味着一切的存在。

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她只有二十四小时的权限,当其失效后,她的肩膀吃了一颗子弹。这完全没有她想的那么疼,而如果他们将她留在那慢慢失血而亡,她也并不在意。

但他们没有那么做。Harold让Shaw拽着她和他们一起离开。而当Shaw把她扔进偷来的货车里时,虽然受伤的肩膀先着陆,她也一声不吭。她没有哭,只是毫无反应。

Harold把她送去了一个戒备森严的精神疾病治疗中心。他将她收容起来,尽管她非常痛恨这一点,还是体会到了其中讽刺的意味。她刚刚寻获的理智正在这个地方一点点溜走。

 

然后电话铃声响起,她不能自制。

你能听到么?“当然。”话刚出口,她就感受到了。

她的左腕像着火了一样,没有人说过这他妈的会这么疼。她几乎拿不住听筒。

现在离开。 

Root没有任何质疑地遵循了命令,跌跌撞撞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她颤抖着拉起袖子。光秃秃的黑色数字显而易见地在倒数。

 

三十七天,四小时,十二分钟又四秒。她觉得她要吐了。


评论 ( 6 )
热度 ( 362 )

© sailor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