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lf

大写的根厨 互攻党!没有攻受之分 只有锤猛根花之说!

【翻译】【肖根大学AU】Hate the Player {十六}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是否原创:译文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473 


作者:bruisespristine


翻译: sailorlf 


校对: chain 


授权见第一章 


等级:Explicit


警告:没有 


配对:Root/Sameen Shaw Harold Finch/John Reess


角色:Root, Sameen Shaw, John Reese, Harold Finch, Zoe Morgan, Joss Carter, Martine Rousseau


TAG:大学AU,慢热,足球,酒精,敲诈,暴力,锤受 




【电梯间已然停在了八楼......】


                                           Soppy Fuckers


NOTES


在NeverHave I Ever游戏中,Zoe在“I havenever made out with Shaw”这一轮时喝了酒。


详情请戳Even a Blacklight。就算你对Zoe/Shaw邪教不感冒,要想了解Shaw生活里的甜蜜调剂,这值得一读(我也不是特别感冒,但可作为这篇AU的背景阅读)。


 


她醒来后第一时间便想摸摸脸,但很快意识到自己被手铐铐着。有什么东西正擦过她的脸,她想抬手的时候被金属手铐扯住了。她愣了一会儿,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又在哪。她在想是不是Root又把她拷在了什么上面。一想到这,她费力睁开难受的左眼,但映入眼帘的是明晃晃的灯光,她意识到右眼被绑着绷带,已经看不到东西了。她这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Martine,Root,还有枪。身体里好像有把刀在搅动,像是肺里断掉的肋骨。她在想怎么会伤到那,她可不记得胸部有受过袭击。


她下意识用力拉扯手铐,余光撇到一个迅速移动的身影,随后有只手轻轻放在她手腕上,她模模糊糊看到Joss那张熟悉的脸。


“没事了,Shaw。没事了。”


“艹。”Shaw呻吟着,嘴里的味道就像是放置了一个星期的奶酪,头部剧烈的疼痛简直能杀死一头驼鹿。


“的确很糟。听着,我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我是偷偷溜进来的。Root没事,她已经做完了手术,情况也稳定下来了。你的颧骨被打碎了,但他们已经拼合起来了。Root有位衣着光鲜的律师朋友坚持要做你的代理人,她嘱咐你跟她谈之前不要跟警察说话。Zoe在帮忙周旋。”


“呃。”Shaw皱了皱脸,但很快后悔了,脸上的骨头依然钻心地疼,Joss一脸担心。


“大家都来了,都在外面呢。只要他们一允许我们都会进来的。我们爱你。”


“肉麻的笨蛋。”Shaw抱怨道,Joss转过身,打开门悄悄溜走了,留下Shaw一脸困惑,伤口仍然很痛。


房外传来小声的交谈声,随后伴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有人进了房间,愤怒地说道:“你马上给我的当事人松铐。她还没有被指控任何罪名,你们这样对待她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女士,她有杀人未遂的嫌疑。”


“除非你们已经对她提出指控,并告知了她所拥有的权利。现在给她松开手铐,我们需要一点私人空间。等医生判定她的身体状况允许了,才能作供。”


Shaw的手腕解放了,她挣扎着坐起来,忽略掉因之而带来的眩晕,转过身好看清房间里的人。一个矮小的穿着得体的女人朝她眨眼,一个医生从她俩身边匆匆走过,而那位警察还站在门口,颇纠结的样子。


“我是你的律师,Andrea Gutierrez。”那女人说着,在手机上划动着什么,并示意警察离开。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对讲机说着什么。


“更重要的是,我是你的医生,Chapman。你感觉如何,Sameen?”她用专业性的手法轻轻挪动她的头,用灯照向未缠绷带的那只眼,突然对着强光,Shaw往后缩了缩。


“好像被火箭筒击中了一样,”Shaw恼火地嘟哝道,“你怎么就是我的律师了,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我是杀人未遂的嫌疑犯?”


医生摆弄着东西,看看记录的表格,然后将她脸上的绷带拆下来。黏乎乎的绷带从脸上揭下来时Shaw刻意没有往后躲,顿时一大片光映入右眼。嗯,那我还没瞎。这很重要。眼前模模糊糊的,医生忙碌着,片刻之后冰凉刺激的液体滴到眼球上,视线清晰了些。Shaw使劲眨眼,又因之扯到了脸颊,疼得她一缩。医生的动作没停,给眼睛换上新的纱布,Shaw恼火地发现自己视线又被遮了一半。


“SamGroves的一位朋友聘用了我,根据你的朋友们给我提供的混乱的信息,你俩是在你的家里被MartineRousseau袭击了?Groves还没醒过来,我的客户要求我在此期间做你的代理人。至于杀人未遂的事,你并没有嫌疑,没有。那边那个傻子McGee什么都不懂。枪已经被找到了,法医正在做鉴定,你有碰过那枪吗?等等,先别管这个,先从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捋一捋你要怎么跟警察说。你是怎么认识Martine Rousseau的?你是Groves的女朋友,对吧?”


醒来之后一直萦绕的头痛突然变成了一阵反胃,医生及时拿来硬纸板托盘放在她面前,接住呕吐物。不巧她自醉酒后就没吃过东西,因而吐出来的都是苦胆汁。律师翻了个白眼坐下来,医生则离开了房间,这的确是个明智的决定。她希望她能离开房间。


又涌上来一阵恶心,她痛苦地咳嗽着,Joss冲进房间,告诉律师在一边等着,一边换掉了托盘,递过来一些冰水,扶着她小口喝着。


Andrea翻了个白眼,“警察们不会罢休的。Sameen是涉及这起校园枪击事件的人中唯一清醒的一个,媒体都炸开了锅。她必须得告诉我事情经过。”


“没事。”Shaw费力从盘里抬起头来,头已经不那么晕了,她取得了暂时性胜利。“呃,别叫我Sameen,是Shaw。”


Joss悉心地帮她靠在背后的枕头上,将床摇起来。麻醉药效还未过,但吐过之后Shaw已经感觉好多了。Joss让她看着自己,似乎觉得满意了,她倾身下来小心地把头贴着Shaw的头,过了一会儿,她起身,“好,我就在这陪你。”


“谢了,老妈子。”Shaw嘟囔着,往头发一丝不乱、正向她挑眉等她开口的律师看去。“好吧,呃,昨晚Root跟我呆在一起。今早她起来后冲了两杯咖啡,然后我们在看电视,呃,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吧。其他人什么时候离开的你应该能知道。Martine一定是在等着Zoe离开。总之,我们看剧看到一半的时候听到了敲门声。我下楼看到Martine像个疯子似的拿着枪站在那儿。我问她想干嘛,她对我吼了些什么,但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把我逼回客厅,然后Root下楼了。Martine转过身,我想把枪抢过来,”Shaw指着自己的脸,“但没成功。Martine又吼着Claire什么的,鬼知道那是谁,然后Root说了些什么…Claire Malrooney,你杀了她吗?接着Martine就变得异常暴躁,朝我们开了枪,但她没打中,第二枪打中了Root。然后…我就把那疯子撞到墙上打她,直到她的枪掉到了地上。后来我帮着给Root止血,之后警察就出现了。”Shaw耸了耸肩,“就这样。”


Shaw说话的时候Andrea记录下来,她哭笑不得地看着Shaw,“你绝对是我见过的经历过枪击后最冷静的人。”


Joss吸了一口气,帮她倒了些水,自言自语了些什么。Shaw又耸了耸肩,她的头太痛了,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情感缺失障碍了。 “我想是因为脑震荡吧。但Root没事吧?”


“Miss Groves做完了手术,情况已经稳定了。诊断结果是乐观的,她失了不少血,但正持续好转…”


Joss看了律师一眼,打断她,“John跟Harold还有Root的一些朋友都在那儿守着,一旦有什么消息,我们会尽快告诉你的。”


Andrea用笔轻敲着下巴,有些走神,“我得让我的助手去调查一些事。我一会儿回来。你准备好跟警察谈话了吗?等我在的时候你再把你刚刚告诉我的重复一遍讲给他们听,懂了吗?你的故事没有疑点,警察到达现场时你正穿着沾有Groves血的睡衣,试图帮助她。而当时Rousseau在你家。很好,你是非常无辜的受害者。”


“随便吧。”Shaw只想再睡会儿,但她也不能否认自己很想知道是什么导致了Martine的崩溃。


警察来做笔录的时候Joss一直陪着她,可惜来的不是熟面孔Elias和那个刀疤脸搭档。他们没有再拷上她,因此Shaw预计情况比较乐观。


朋友们只能轮流来看她,一次只能有一位探访者。好在令Shaw欣喜若狂的是她只用在医院呆一晚,因此当护士扶她坐上不得不坐的轮椅时,她也没有任何抱怨。


等她坐好后John出现在门口,睁大眼,一脸疲惫。Shaw知道他们在这儿守了一整夜,即使她觉得这简直没有必要也很蠢,但还是心生感激。她的思绪被John的高声打断,“她醒了。Root醒了。”



评论 ( 24 )
热度 ( 97 )
  1. JFMsailorlf 转载了此文字

© sailor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