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lf

大写的根厨 互攻党!没有攻受之分 只有锤猛根花之说!

【翻译】【肖根大学AU】Hate the Player {十七}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是否原创:译文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473 


 


作者:bruisespristine


 


翻译: sailorlf 


 


校对: chain 


 


授权见第一章 


 


等级:Explicit


 


警告:没有 


 


配对:Root/Sameen Shaw Harold Finch/John Reess


 


角色:Root, Sameen Shaw, John Reese, Harold Finch, Zoe Morgan, Joss Carter, Martine Rousseau


 


TAG:大学AU,慢热,足球,酒精,敲诈,暴力,锤受


 




                                         You Look Like Shit


【近5k字,食用愉快,暖锤赛高。】


 




 


疼痛,无所不在的疼痛,Root这么想着,试图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她是又喝醉了?这简直是最糟的一次宿醉,右胸处伴随着一股蔓延开来的迟钝却猛烈的疼痛,她似被钉在了尖桩上。


 


她试着坐起来,但脊椎被疼痛缠绕着,无法活动。她呜咽着,竭力控制自己轻微急促的喘息。远处传来一个冷静的声音。


 


“Ms. Groves,Ms. Groves,能听到我说话吗?”


 


“唔。”身体正被痛感灼烧着,Root只能勉强发出一个音节。


 


“很好。请不要动。”一股冰凉的液体注入血液里,吗啡注射进身体后她的肌肉开始放松。掂量了一下已知信息,她得出结论:这是医院。噢,艹,她想起来了。她想起来自己中枪了,还有Martine…艹。


 


“Shaw?”Shaw的名字粘稠如糖浆,好似从她嘴里滴落的蜂蜜。


 


“哈?别担心亲爱的,医生马上来检查你的情况。放轻松。你在医院,没事的。”


 


“Shaw?!”胸口中枪倒下之后的事Root都记不得了。她似乎感觉当时有各种声音,和伸过来的手,但一切都迷迷糊糊的。还有,天啊,如果她正忙着躺在地上流血的时候Martine杀了Shaw怎么办?她激动地想要坐起来,却又被放在身上的手按了下去,周围有人在喊,之后一切又陷入混沌。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明白自己在医院里。胸口中了枪。她小心翼翼地起身,手往锁骨探去,摸到了纱布一角。她半撑着起身,疼痛依然四处蔓延着。胳肢窝后那块地方和胸口同时抽痛着,她想子弹一定是穿过了身体。这样很好,不是么?贯穿?从胳肢窝和肩胛骨之间的疼痛来看,子弹似乎是打中了锁骨下方。啊。


 


她努力想睁开眼,这花了她几分钟,然后发现自己在一间单人病房里,灯光昏暗,门关着。


 


床边有个呼叫按钮,但Root不想让医生来又把她弄昏过去。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必须知道。


 


她忍痛扯掉手背上的插管,轻松拿开手指上的心跳监控夹,但坐起来太困难了,她觉得自己马上又要倒回床上,导致更多疼痛。她用鼻子慢慢深呼吸,咬牙撑着床边,向门口走去。


 


她几乎就要跌倒了,但她控制住站稳了脚,打开门,往白色走廊探出一小步。整个右半边身子都被疼痛吞噬着,她几乎要再昏过去,但她用左手撑住右臂,跌跌撞撞走向走廊,往等候室挪去。


 


要走这么远而不撞到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实际上也就是几个房间的距离。然后她看到了Harold。他右手拿着书,左手正拍着在他腿上打盹的John的头。


 


Harold抬头看见了她,匆忙起身时几乎把John摔到了地上。John晃悠着控制住平衡,Harold已经走到她跟前,伸手小心扶住Root的腰,引她坐下来。


 


Root已经筋疲力尽了,她顺从地坐下,靠在Harold温暖的身子上,整个房间又开始旋转起来。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所有的精力只够说出一个简单的词,“Shaw?”


 


John走上前来,有个护士跑了过来,他们让Harold退开一点,好让护士检查她流血的手(因为拔掉针管),身上的绷带,和她的脸。“Shaw!”Root坚持着,把身上的手拍开,Harold发出一声不太像笑声的声音。


 


“她很好,她正准备出院。我会把她带来的,好吗。你就…让医护人员完成他们的工作吧?你中枪了。”


 


John叫着跑出去,转身的时候差点一个酿跄跌倒,“我去叫她!”然后消失在走廊。Root让护士们帮着自己坐上轮椅,推回自己的病房。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Root没有精力去检查自己是否撕裂了创口,她头晕眼花,但在听到Shaw没事后她终于松了口气。她甚至已经能够出院了。她闭上眼,半睡半醒,直到手腕处传来过于轻柔的触感,她颤抖着醒来。这不会是医护人员的动作。


 


房间依然空荡荡的,除了正局促不安地站在她床边的Shaw。她的眉毛皱在一起,手还悬在空中,好似刚刚才缩回去。靠近她眼角的地方有条一英尺长的伤口,被缝了三针,而她右半边脸都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一脸痛苦。


 


Root心中的结抽了一下,然后松了开来,她冲着Shaw气鼓鼓的满是伤痕的小脸咧嘴傻傻一笑,“天,你真可爱。”


 


“你看起来一团糟。”Shaw咕哝着,却上前了半步,Root费力地挪了挪脚,好让Shaw坐在床尾。


 


“我想象得出来。”她打趣道,左手指着床。


 


Shaw看着床,又看向Root,然后又看着床。


 


Root几乎能看到Shaw脑子里的齿轮在动,然后看到她很小心地坐在床边,用脚撑着地。“太他妈蠢了,你的行为。”


 


Root在想按下吗啡按钮是否是个好主意。“我觉得那是个好计划。”


 


“计划?你把自己搞中枪了!”Shaw听起来很生气,可她又那么可爱,Root简直止不住脸上的笑意。可能最近一剂吗啡的药效还没过?


 


“可是成功了啊,不是吗?再说,万一是你中枪了怎么办?你觉得我会跟Martine扭打在一起,僵持不下吗?我想那是发生在你俩身上的吧。我的睡裤里可没有电击枪,你知道的呢。”藏不住语气里的暗示,她的精神振作了起来,因为已经不用再担忧了,也可能是吗啡的原因。


 


Shaw发出含糊的声音,指甲掐着大腿,随后叹息着把头发从她脸上撩开,没有看Root。“确实是。Martine昏过去了,我大概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了好些次。”她好像不确定自己是否该用对此感到抱歉的语气。Root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小心把腿移过去,小脚趾的一部分碰到了Shaw的背。Shaw的身体一下变僵了,好像触电一般,而后渐渐放松下来。回话前Root着迷地看着她,“我的英雄。”


 


“Root…”Shaw声音变小了,Root又动了动脚,更靠近Shaw。她觉得她要是再努力一下,应该可以让脚趾钻进Shaw的屁股沟里,但现在也许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怎么?我应该担心她吗?拜托,她拿着枪闯进了你家。你完全有权利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事实上,我鼓励你这样做。还有…天啊,我完全忘了。她说的关于Claire的话,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她喊着Claire什么的,然后就开枪了。”没有看Root和自己的手,Shaw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到背后,紧紧握住Root的脚,仿佛只是想确认Root确实在这,真真实实地存在于此。


 


一股暖流席卷而来,Root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变慢了,脸上也洋溢着情意,直到她记起Shaw刚刚说了什么,以及她们的对话内容。“对,Claire Mahoney。她去年失踪了,当时很多新闻报道她。”思考的时候脑袋很疼,但她得解释清楚,“我偷到的视频卡里有两份文件。另一个文件还没有被分享或备份到任何地方,但我打开来检查是否是你的其他视频。那是一个…类似的场景,只不过是不同的女孩。我觉得她很眼熟,但我只看了一眼。但Martine在喊着Claire的时候,我…就记起来当时新闻上的照片了。是Claire。Martine和Claire也拍了类似的视频。”


 


“那也不意味着她杀了人。”Shaw指出,依然握着Root的脚,但力道轻了许多,仿佛她的脚是玻璃做的。


 


“拿着枪出现在你家,喊着一个失踪了的女孩的名字,这还不令人起疑吗?而且Claire还未成年。那是法定强奸罪…有女女强奸罪的吗?”Root试图找个更舒服的坐姿,她的胸口和身侧传来和心跳节奏一致的阵阵疼痛,血肉好似要冲破肌肤。她觉得自己就像煮了太久的香肠。


 


在Shaw回答前,门打开了,穿着制服的警察大步走进来,来到坐在床上的Shaw跟前。“呃,小姐,不好意思,你的…朋友得作供了,鉴于她已经醒了。你去外面等?”


 


Shaw的眼神简直要立马杀了他,那人不自在地转了转身体。Root用脚碰了碰Shaw,轻轻推了推她,直到她起身。“没事,Shaw。噢,我手机在你那吗?你能打电话给Caleb,叫他把他律师叫来吗?”


 


“不用了,”Shaw被引出了房间,“她已经来了。我会把她叫来的。”


 


那警察拿了把椅子进来坐下,随后进来一位女警察对Root点了点头,靠在门口墙上。男警察对着Root友好一笑,“那么,你只需要用你自己的话告诉我们,昨天下午发生了什么。”


 


Root点头,她熟悉这过程。她坚信真相是她和Shaw都无罪。擅闯私宅,正当防卫。“当然。但除了我的初始陈述,其他事情你都得联系我的律师。如果我昏过去了,就过会儿再说。”她深吸一口气,想着要不要再来点吗啡,但她觉得还是挺过口供,再昏过去好了。现在她知道Shaw没事了,一切看起来都好了许多。


 


警察看着她,做好了记录的准备,向她鼓励性地点点头,“说吧,小姐。”


 


Root把能记起的都告诉了他。“Martine一直在跟踪Shaw,全方位地跟踪。照片、视频、骚扰短信。各种跟踪,她一直缠着不放。我有数据证据,虽然Shaw一直没说,”Martine留下的数据证据还在,她发过的短信,虽然没有图片,但足以证明一直以来的骚扰。再加上她发现的Martine和Kara Stanton的邮件来往中讨论Shaw的内容都足以作为有罪证据,如果有必要的话,“所以我想当她发现我跟Shaw在一起时,她失控了。我们当时正在楼上的床上,然后Shaw下楼去开门。我听到叫喊声,当我走下楼时,Shaw正跪在客厅里,Martine用枪指着她的头。她在喊着Claire Mahoney,那个去年失踪的女孩。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但听起来很重要。”


 


Root才不会跟警察提及她曾闯入Martine的住处,偷了记忆卡。即使警察搞砸了调查,她出院后能接触到电脑后,也能够找出Martine和Claire之间的联系——如果有的话。警察记录至此时眯了眯眼睛,重点画了个圈,“然后呢?”


 


“Martine看到了我在门口。我就站在那,不知所措。然后Martine转过身,Shaw想趁她不备拦下她,但Martine用枪击向她的脸。”Root缩了缩,她回想起撞击时的声音,和视线内的Shaw。流畅的动作被突如其来的冲力打断,头猛然向后倒去,血飞溅到空气中,一切都像慢动作般。有那么一会儿,Root真的以为Shaw死了,她倒下去的时候是那么无力。“我…我向她跑去,不在乎Martine会不会射向我,我只想到Shaw身边。她流着血晕乎乎的,你刚刚也看到她的脸了。但她还活着,然后她坐了起来,这个傻子把自己挡在我和Martine之间,因为她觉得自己他妈的自带防弹功能。”警察有些尴尬,她也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哭了。眼泪夺眶而出,淌过她的脸颊。


 


警察给她倒了一杯水,Root颤抖着接过杯子,小口喝着,直到抽泣平息了下来,将之压在胸腔里,设法继续道,“Martine还是在喊着Claire,问我们有没有看见她,鬼知道什么意思,我…我只知道她在说Claire Mahoney,所以我把她的名字说了出来。下意识就说出来了,然后Martine就朝我们开枪了。第一枪没打中,但她又要开枪了,而我不能…我是说…Shaw已经昏昏沉沉的了,所以我推了她一把,然后Martine射中了我。”她抬手指向自己胸口被包扎的地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她击中了我。我中枪了。”这听起来相当疯狂,她禁不住笑出了声,连自己都有些吃惊。“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我醒来后就在医院了。”


 


警察又问了些问题,说了些套话就离开了。他们告诉Root会保持联系,而他们刚走,Root的房间就挤满了人。


 


Daizo来了,拿着一串金属氦气球,高兴地系在Root的床边,成功将一大批医疗器械挡住了。


 


Daniel和Leon拿着一只硕大的泰迪熊,Root百分百肯定是Daniel买的,然后Leon坚持要凑个份子。她这么想着,以至于他们将熊放到她旁边时她忍着痛笑了出来。


 


John和Harold拿了一堆书。好吧,是John拿着书,Harold给她介绍这些书,并且坚持让她给他列个想要的书单。Zoe小心地抱了她一下,愉快地递给她一个小袋子,告诉她躺得无聊时可以派上用场。


 


Root当着大家的面打开了它,这显然是个错误。当从里面抽出一个亮粉色的子弹振动器时,她翻了个白眼。Shaw正在门口徘徊着,Joss把她抓进来,正好听到Zoe说:“这个型号叫Baby Shaw。她有两种模式——野蛮浩克和笨拙乌龟,”Shaw看起来好像想要退后,又或者夹住Zoe的头,但Root没有多想,向Shaw伸出手。


 


Shaw上前握住,捏了捏她的手后放开。John说道,“是我疯了吗?”Shaw一拳打过去,大家都笑着看他俩亦真亦假的打斗。Root感受到一种耀眼又灼热的东西在胸腔里酝酿,眼睛有些刺痛。


 


Shaw从John的长胳膊下挣脱出来,担心地看着她。


 


“好了,你们都出去。”她的语气不容置疑,于是每人轮流拥抱Root或者碰碰肩膀(左肩),并计划安排出一个探访时间表来。Harold拿出他的iPad,打开一个excel文件,询问几个男孩的邮箱地址,以便联系。


 


轮到Zoe时,她倾身下来,把胸部挤在Root脸上,愉快地宣布“波波是最好的药。”然后被越来越恼火的Shaw粗暴地推出了房间。


 


Joss掏出一大袋的糖果和巧克力放在Root床边的桌上,挥挥手,溜出半关着的门。


 


Zoe在身后的门关上之前朝Root眨了眨眼,Shaw踱回床边,表面上在观察Root的医疗器械。


 


“你上辈子是医生吗?”Root试图用轻快的语气说话,尽管她情绪上已经精疲力竭,身侧像是被铁丝穿过肌肉般疼痛不已。


 


“你很痛。”Shaw举起吗啡控制器,询问性地看着她。


 


Root踌躇了一会儿,夹在疼痛和不想再晕过去之间犹豫着,最终点点头,“你想让我嗨起来趁机占我便宜吗?”


 


Shaw哼了一声,按下按钮,Root有些心急地等待着解放。“你完全不用嗨就够了,但你确实需要…更灵活一点。”


 


“我可以在你吃干抹净我的时候保持不动吗?”镇痛剂注入血液舒缓了痛苦后,Root松了一口气。


 


Shaw坐在之前警察坐的椅子上,把腿架在床沿,扯开一块巧克力棒的包装。“等医生来检查的时候,我会询问关于咱们性爱杂技的医嘱的。”她平静地说,满嘴塞着巧克力。


 


“你会留下来?”Root叹息着,感觉周遭开始模糊。


 


Shaw的声音在Root完全沉睡过去前打破迷雾,“对,我会留下来。”


 



评论 ( 13 )
热度 ( 128 )
  1. JFMsailorlf 转载了此文字

© sailor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