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lf

大写的根厨 互攻党!没有攻受之分 只有锤猛根花之说!

【翻译】【肖根】Hate the Player [22]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下一章完结就把电梯间修好orz】

是否原创:译文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473 

作者:bruisespristine

翻译:sailorlf  

校对:  @chain  

授权见第一章 

等级:Explicit

TAG:大学AU,慢热,足球,酒精,敲诈,暴力,锤受

【这章好甜。锤子已经不知不觉陷入到这段和根妹的关系中,却依然不自知。暖暖的Root专属牌Dr.Shaw。】

【在这个不属于我的日子里,希望双身的愈发幸福,单身的明年这个时候都能高兴地过节去。QAQ QAQ QAQ】

                              Her Bite Is Worse Than Her Bark

“你知道,你不必跟着我一起来的,”Root干巴巴地说道,Shaw正帮她拉开医院的大门,她走进明亮的走廊里。

“总比看那个Donnelly为了进球在大家面前上演的愚蠢的闹剧要好,”Shaw嘟囔着。地上还有些拖过后没干的水渍,她走去服务台时脚下发出吱吱的潮湿的声音。听到她的抱怨,Root忍住了笑意——自第一场比赛后Shaw就一直拒绝参与Machine队的训练,她声称那实在让她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在这意外的闲暇时间里,她花了不少时间在床上逍遥。有时穿着衣服,有时未着一物,有时在Root上面,或者经常性地,在Root下面。

“也是。呃,Sam Groves,”她将自己的名字和个人信息报给一脸无聊的工作人员,后者填上具体信息后让她们先坐一下。Root就像没有被打断一样继续说道,“别吓着医生,我希望他们的手别抖。”

“感觉如何?”Shaw交叉着腿,疑惑地看着Root。当然,她的肩膀大大好转,裂开的伤口现在也变成了两条(虽然又粗又红的)线,而她的活动范围也明显增加了(Shaw身上仍然有测试Root握力时的淤青)。

“跟你一小时前问我的时候一样,”Root的声音里并没有嘲笑的意味,但Shaw还是恶狠狠地看着她。

“只是医学兴趣,”Shaw怒冲冲地说,Root小心地忍住笑意。

“Samantha Groves,3号房。Samantha Groves,3号房。”一个小小的机器人叫道,Shaw起身向Root伸出手,好像她还是无法胜任基本的动作一样。Root觉得这很可爱,她把手搭上去。她在想Shaw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因此发脾气。

Root敲了敲木制门后推开了它,朝Shaw微微一笑。如果里面的人还没有准备好,他们是不会通知病人的。

迎接她们的医生看起来只有十二岁,他紧张得脸有些抽搐,白大褂的袖子太短了,露出了他的腕关节。

“真是见鬼。”Shaw在后面抓住了Root的T恤。

“Shaw。”Root回头,扬了扬眉。“我相信他是很出色的。医生,对吗?”

“呃,当然。我的医学学位是在诺丁汉大学拿的,”他好像在问问题一样地说道,Root翻了个白眼。

“请无视我的护卫犬。”Shaw轻声地咆哮,Root不禁咧嘴笑了。“她咬人可比叫的时候厉害多了,但她不会无缘无故发动攻击。”

Shaw发出一声挫败的声音,坐到明显是医生的椅子上。那医生只是紧张地吞了下口水,指着轮床。“好的,那么,我看到你的文件上写着要拆线了。你躺到床上,脱掉衣服,让我看看吧。”

Root依言躺下,解开衬衣纽扣,尽量避开与套衫的接触,因为抬起手臂的时候还是会痛。她没有穿内衣(这会碰到最痛的地方),她捕捉到Shaw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然后便忙着摆弄医生的笔筒了。医生看了下Shaw,然后俯身打开照明灯,察看伤口。

“看来恢复得不错。我要…”他拿来一张凳子和盛了医疗用具的滑轮桌,戴上手套后开始用专业的手法拆线。那些粘得特别紧或长在肉上的线被抽出来时Root忍不住发出小声的痛苦的嘶声,但她全程都看着Shaw来转移注意力。

Shaw正气鼓鼓地忙着把一颗大的回形针弯曲成卡通型的yang/具形状,避开了Root的视线。尽管Root每次叫出声时都能看到她的下巴绷紧了。

她身前缝了11针,肩胛骨下则有14针。医生轻松地把线全部抽出来,告诉Root放轻松,慢慢恢复日常活动,服用泰诺来止痛。

他还塞了一些康复中心的宣传小册子给她们,但Shaw无视掉直接走了,嘴里咕哝着一对一的照顾而不是一刀切的康复模式之类的东西。Root冲着医生灿烂一笑,快步跟上Shaw的步伐,“你是在提出志愿当我的理疗师吗?”Shaw给车解锁时她轻快地问道。

“不。好。哎呀随便,如果你想的话。”有时候Shaw听起来真的很像个坏脾气的青少年,这让Root的心脏在胸腔里好像被轻轻捏了一下。Shaw自然地倾身,帮Root系好安全带,Root不得不忍住偷亲她一下的冲动。xing/ai以外的身体亲密会让Shaw觉得不自在。Root可以接受这个现实,这让她俩之间不显山露水的游戏更加令人满意。

“那么,既然现在我可以自己洗澡了…我想我最好还是回家去。”Root犹豫地说道。她认为如果让Shaw做决定的话,Shaw会让她一直呆在她家里,直到以两人打起来告终。Shaw并不确定她们现在的关系处于何种状态,她正指望着Root把握节奏。总而言之,伤口拆线这件事是个很好的借口,可以让她俩正发展的关系步入到更加正常的轨道来。在认识了几个星期后就住到一起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即使这期间发生了一件暴力犯罪事件。而Root想要正确处理这件事。她用余光看着Shaw开着车娴熟地在高峰时段的车水马龙中穿梭。

“你想要我现在送你回家吗?”Shaw故意将语气控制得很平淡,Root知道这种语气是Shaw在不知道要有怎样的感觉才算是“正常人”时会用的语气。

“可惜我真的有些事要做。但等明天那场愚蠢的实验室测试完了后我会在学校里的,考试四点就完了。我们可以做些…复健运动…”Root确定她加入了很多暗示性的语气,当对话中涉及到xing/ai时,Shaw总是会感到安全些。

尽管仍然很紧绷,Shaw还是放松了些,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他们不会因为你的枪伤给你延期吗?”

“可是我是在为一个公司做项目,如果我不做好自己的部分,他们就会交给其他人做了。我的论文可就没法完成了。”Root耸了耸好的那只肩膀。“所以我得做完,而且我需要自己的硬件设备。”

“好吧。”Shaw向通往市中心的路开去,轻松地穿过忙碌的街道。两人沉默了一会,Root看着Shaw,欣赏着视野里的人,直到Shaw清了清嗓子,“这不算坏,我想。”

“什么?”Root在想是不是刚刚神游时错过了Shaw的话的一部分。

“你呆在我家的这些日子。这不算坏。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连续两天都要去学校,而你又觉得累或者其他什么的话,你呆在我那不算太糟。”Shaw刻意避开了Root的注视,Root觉得她能看到Shaw耳朵处淡淡的红晕。

努力控制住内心的窃喜,Root点点头,看向窗外。“好。”血管下吟唱着的得意洋洋的喜悦让她觉得有些眩晕,但她努力不让这显露在脸上。

Shaw把车停在公寓单元楼下,Root打开门后,转过身子看回Shaw。“那我们明天见?”

Shaw几乎从不答话,但现在她转过身,微微点头。“没错,Root,我们明天见。”

Root咧嘴笑了,放松下来,打开门下车。门要关上时,她弯下身子,“我敢说打你的屁股会非常有利于我手臂肌肉的恢复,”继而在Shaw突然一脸懵逼的时候关上了门。

回家的路上Root笑了一路,然后她的电话响了。

SHAW@ROOT//我发现长时间的手指zuo/ai对前臂很有好处。一次很好或很充分的xing/ai就足以看到效果。//

ROOT@SHAW//听起来不错。你在上体育科学课,想一个时间表出来吧。//

SHAW@ROOT//呆子才需要时间表。你狠狠艹我,每天增加一点手臂运动,如果觉得疼就停下。这有什么难的?//

ROOT@SHAW//成交。我们可能得做好多好多不同的练习,才能找到一个最有成效的方法。//

SHAW@ROOT//那么快去完成你那愚蠢的项目。我们还有破事要做。//

Root一直开心地咧嘴笑着,直到她发现咖啡机打不开了才回过神来。她烦躁地踢开凳子,在电脑前坐下,准备赶上落下的工作。直到睡觉时她才换下了Shaw借给她的衣服。

***

干得漂亮,我是个天才。Root一边想着一边疲惫地走在去电教楼的路上,还有几分钟就得登录考试系统了。说这个早上不顺心都已经是轻描淡写了。

首先,她睡过头了,因为她忘了设闹钟,毕竟显然‘Shaw会叫我起床’已经是现在她脑子里对于闹钟的理解了。其次,没有一个方便的搓背工的澡花费了比她预想的要多的时间,然后,她还是没有足够的力气去拧开特浓咖啡摩卡壶的转矩。因此她晚了一些,还没有喝到咖啡,很是心烦气躁。

她走进大楼时电话响了。

SHAW@ROOT//嘿。你四点过来吗?//

ROOT@SHAW//今天早上糟透了,晚点再联系你。//

SHAW@ROOT//怎么了?//

ROOT@SHAW//我起晚了,没有喝到咖啡,还不能离开实验室。//

Root快步走进宽敞的冷气十足的房间,看到了Daizo,往他总是帮她占着的电脑走去。她登进考试系统后,在发现离考试开始还有两分钟时松了口气。

SHAW@DAIZO//Root在哪个实验室?//

DAIZO@ROOT//你是?//

SHAW@DAIZO//我是Shaw,我们在医院见过,我在Harold那里拿到了你的号码。Root在哪个实验室?//

DAIZO@SHAW//13B。沿着电教楼的走廊B走。//

编程考试开始14分钟后Root突然惊讶地闻到了一股香味。她抬头,Shaw艰难地穿过很多电脑桌之间的脚,在Root的鼠标垫旁边放下一个很大的显然装着咖啡的保温瓶。

Root只是在震惊和有些情意绵绵的惊讶中朝她眨眨眼。Shaw耸耸肩,低语道,“祝你好运,”然后忽视掉其他正窃窃私语显然在好奇是谁闯进了他们考试现场的学生们,快速离开了,剩下嘴还张着的Root和一脸逗趣地看着她的Daizo。

ROOT@SHAW//你怎么进来的?还有,谢谢,你太棒了。//

SHAW@ROOT//我自有办法。呆子,快完成愚蠢的考试。晚点见。你有一次复健的预约。//

ROOT@SHAW//遵循医嘱。//


【觉得我是锤攻党的,请看我的签名!】

评论 ( 35 )
热度 ( 115 )
  1. JFMsailorlf 转载了此文字

© sailor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