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lf

大写的根厨 互攻党!没有攻受之分 只有锤猛根花之说!

【翻译】【肖根】Another One[1]【生贺】

是否原创:译文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69506.

 
 
 

作者:pictureswithboxes

 
 
 

翻译:sailorlf

 
 
 

授权:

 
 
 

等级:G

 
 
 

                                                   第一章

 
 
 

【这是个短篇AU系列,目前一共四章,我并没有翻下去的打算… 因为这只是个生贺的产物。祝美丽睿智的校对君 @chain 生日快乐。ps 这货是单身优质 优质 优质!青年,迷妹们我只能帮你们到这了!虽然我不怎么喜欢小孩,但看这篇的时候就觉得,幸福的生活应该是:有爱人,有孩子,有我们养的宠物,有三五好友,工作疲惫后回家有亲爱的你们迎接我。纵然生活苟且,我们还有诗和远方,肉和美酒,爱和肖根。】

 
 
 

概要:日常生活向AU,Root是个需要经常出差的上班族。

 
 
 

 

 
 
 

接近凌晨两点的时候,Root叹息着走进旅馆房间。她往床的方向挪去,脸朝下瘫倒在床上,悲叹着把头埋进枕头里。周身疲惫不堪,四肢乏力,脑袋也晕晕乎乎的。Root不禁希望刚刚和她一起开会的董事会成员和投资商们也跟她一样疲惫。毕竟,是他们把她拉进这场晚上九点开始十点就该结束的会议里的。她可没想到整整多开了四个小时。

 
 
 

Root闭上眼睛想要入睡。她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好像是要睡着了,偏偏又睡不着。这很令人沮丧,也让她更难入睡了。沮丧地嘟哝着坐起来,Root伸手把遮住眼睛的头发捋到后面去。

 
 
 

“凸。”Root嘟囔着,慢腾腾地爬下床,在床边踱步。

 
 
 

她轻叹了口气,决定脱掉外套和鞋再试着入睡。左边那只鞋脱到一半时,她的手机响了。Root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皱着眉头看谁想要跟她视频通话。联系人显示的是Shaw的邮箱。是她的邮箱,不是她的电话。

 
 
 

“喂?”Root对着黑屏微蹙着眉说道。“Sameen,你打我电话干什么?你怎么没用你的手机?”

 
 
 

“(。・∀・)ノ゙嗨!妈妈!”一个小孩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奶声奶气地说道,“我在床上!”

 
 
 

Root轻笑出声,看着视线里的自己三岁的儿子。他笑嘻嘻的,棕色眉毛得意地上扬着,躺在枕头上,头发有些凌乱。他的脸因为在笑而变得粉嘟嘟的,嘴角还有些口水,Root好想帮他擦掉。

 
 
 

“你好呀,Sam。”Root咧嘴笑了,小男孩的眼睛因为听到她的声音高兴地睁大了。“你在做什么?”

 
 
 

Sam哈哈地笑了。

 
 
 

“Sammy?”Root叹了口气,语气变得严肃。“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

 
 
 

Sam又笑了,轻敲着iPad的屏幕。那iPad是Root在他还是个婴儿时就给他的。

 
 
 

Shaw并不赞成Root的做法,她认为婴儿不应该接触任何电子科技产品。而现在,Root有些理解Shaw的想法了。当然,她可不会承认。至少在告诉Shaw自从有了iPad后Sam的精细运动能力和批判性思考能力有了多大提高前她都不会承认。

 
 
 

“你怎么还不睡?”Root仍然严肃地问道。

 
 
 

Sam将被子拉过头顶,遮住他的脸。

 
 
 

“Samuel。”Root督促道,努力控制好语气。“你为什么还不睡?”

 
 
 

Sam从被子里探出头,内疚地看着Root嘀咕道:“我想你了。”

 
 
 

“你想我啦?”Root叹气,胸腔内顿时被负罪感淹没。

 
 
 

Sam点头。“我想你了,妈妈。”他说着,微微张嘴打了个哈欠。“你想我吗?”

 
 
 

“当然,我当然想你了。”Root说,脸上浮现出一个悲伤的微笑。“我一直都很想你。”

 
 
 

“你想妈妈吗?”他问道,淘气地看着Root。

 
 
 

“想,我也想她。”

 
 
 

“想酱①吗?”

 
 
 

“想。”

 
 
 

“想小熊吗?”

 
 
 

Root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可不像我想你那么地想它。”

 
 
 

Sam赞同地点点头。“小熊是只狗。”

 
 
 

“对啦。”Root笑出声来。

 
 
 

“我好想你,妈妈。”Sam重复道,小脸写满了悲伤。

 
 
 

“我知道啦,Sam。我很快就回来了。”

 
 
 

Root微微皱眉,看着她的儿子。这个仅仅因为想念她,就在凌晨两点(在他那里是凌晨三点)打电话给她的儿子;这个她去芝加哥出差而留在家的儿子;这个正等着她回家的儿子;这个她每次离家时都等着她回家的儿子。

 
 
 

“我爱你,Sammy。”Root努力撑出一个笑容。

 
 
 

“我也耐②你。”Sam回答道,又打了个哈欠。

 
 
 

“到时间睡觉觉了。”Root说道,看着Sam脸上惊恐的表情不禁轻笑出声。“我说真的,快躺下,盖好被子,睡觉了。”

 
 
 

Sam哼哼着倒回到枕头上,从屏幕上消失了。Root听到他的被子发出沙沙的声音,接着他躺了回去。他又打了个哈欠,拿回iPad,看着Root笑了。

 
 
 

“晚安安。”他叹息着,合拢了眼睛。

 
 
 

“晚安。”Root笑了。“我爱你,小笨蛋。”

 
 
 

“耐②你。”Sam打着哈欠,“拜拜,妈妈。”

 
 
 

“拜拜,Sam。”Root对着屏幕道完晚安后,Sam挂断了电话。

 
 
 

深深叹了口气,Root结束了通话,把电话丢到床上,脱下另一只鞋。她重新躺回床上闭上了眼睛,顿时,她觉得自己没那么累了。她想,一部分是因为愧疚感。沉重的愧疚感敲打着她的胸腔,迫使她要做些什么,但她并不知道该做什么。

 
 
 

Root的眼睛在意识到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确认Sam是否真的睡了时猛地睁开了。她拿起手机,迅速拨通了Shaw的号码,打开扬声器。两声之后Shaw接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发出一声咕哝。

 
 
 

“嘿,Sweetie。”Root笑了。“你在忙吗?”

 
 
 

“你他妈凌晨三点给我打电话干嘛?”Shaw低声咆哮道。

 
 
 

Root咧嘴笑了。“就不允许一个女孩打电话给她的妻子聊个天吗?”

 
 
 

“就是你的这些个行为,提醒我应该认真考虑考虑离婚的事。”Shaw的声音里仍然满是倦意。

 
 
 

“恩好的,我也爱你。”Root说,在听到Shaw打呵欠时咯咯地笑了。

 
 
 

“Root。”Shaw叹气,“现在太晚了。我没心情跟你玩这套。太他妈晚了。”

 
 
 

“Sam给我打了个电话。”Root说,声音变得正经起来,“就在刚才。”

 
 
 

“他给你打电话?”Shaw难以置信。

 
 
 

“他用他的iPad跟我视频通话。”

 
 
 

“真他妈好。我明明就告诉过你他就不需要个该死的iPad。”

 
 
 

“那iPad对于提高他的精细运动能力和批判性思考能力很有帮助!”Root打断她,“我最后说一遍,Sameen,这是个正确的决定。”

 
 
 

“他给你打了个电话?”Shaw问道,声音里已没有了睡意。“为什么?”

 
 
 

“他说他想我了。”

 
 
 

“他怎么那么晚都没睡?”

 
 
 

“我也是这么问他的。”

 
 
 

“他怎么说?”

 
 
 

“他就笑我。”

 
 
 

Shaw哼了哼鼻子。“这孩子跟你一个样。”

 
 
 

Root皱了皱鼻子。“但愿不是这样。”

 
 
 

“这点我倒是同意你。你太逊了。”

 
 
 

“Anyway,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一声。”

 
 
 

“谢了。”Shaw回答道,微微打了个哈欠。“我去看看他。”

 
 
 

“好。晚安,Sameen。”Root笑着说,“我爱你。”

 
 
 

“晚安。”Shaw挂断了电话。

 
 
 

Root微皱着眉把电话放到床头柜上,把脸埋进枕头里。现在很晚了,还有一会她就要坐飞机回家了。但她仍然无法入睡,而这一次,无法亲自确认Sam是否入睡了的愧疚一直困扰着她。

 
 
 

Root哼哼着起身下床,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迅速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在二十分钟的出租车和两个小时的飞机路程后,Root现在正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现在是早上六点过,Root心知她肯定是没得睡了。如果她快点到家的话,兴许还能抓紧时间睡上一个小时。但是,Sam可是个早起的主,现在他可能已经在骚扰Shaw的清梦了。

 
 
 

想到这里,Root不由得笑了,她想Sam肯定得把Shaw拖出床来才叫得醒她。Root甚至还悠悠地盘算着,一个三岁的小孩有没有可能有力气把Shaw挪动。理性上来说,Shaw还不至于这么小只,可是另一半的她却禁不住在脑补一个三岁的小孩把他的妈妈拽下床的画面。

 
 
 

“到了,女士。”司机说道,在Root和Shaw家前的褐色楼梯前停了车。

 
 
 

“谢谢。”Root付了车钱,拿起旁边座位上的包,下了车,笑着关上车门。

 
 
 

Root舒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家,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朝家门走去。她开门进去,听到Sam在房里喊叫时不由得笑了。Root轻声笑着锁上了门,走上楼去,这里毕竟是纽约。通常她都不怎么留意自家的房子,但今天她一直在打量着家里洁白无瑕的墙壁,没有任何涂鸦和脏的痕迹的墙壁。即使她们有个孩子,有个喜欢着色的孩子。

 
 
 

打开Sam房间的门,看到Sam时她脸上的灿烂笑容再也抑制不住了。那孩子在看到Root的瞬间整个脸都洋溢着喜悦,他丢下手里正扔到墙上发出声响的毛绒玩具,冲到Root跟前。Sam高声尖叫着,扑到Root的怀抱里。Root将他搂进怀里,抱他起来,亲吻他的脑袋。

 
 
 

“妈妈。”他们拥抱了差不多半分钟后Sam出声说道。“妈妈,尿尿。”

 
 
 

“什么,Sammy?”Root问道,微皱着眉拉开了一点距离,好看着Sam的脸。

 
 
 

“尿尿。”Sam说着,在Root怀里扭来扭去,Root把他放下来。“我要尿尿。”

 
 
 

“好的,去吧。”Root笑了,看着她的儿子跑向浴室,跟在他后面,靠在关了的门上。

 
 
 

“好啦。”Sam叫道。

 
 
 

Root走进去冲了马桶,把他抱起来,让他洗手。

 
 
 

“你有凳子可以站在上面洗的。”Root轻声笑着说。她倒不介意抱着他洗,但有必要给他选择的权利。

 
 
 

“我知道。”他说,从Root的怀里挣脱出来,抓住一块毛巾。

 
 
 

“你睡得怎么样,Sammy?”Root莞尔一笑。

 
 
 

“还行。”Sam打着哈欠回答道。“我还是觉得累。”

 
 
 

“肯定啦,你睡那么晚。”Root说,由着Sam牵着她的手走下楼梯到客厅里去。

 
 
 

“没错。”Sam咧嘴笑了,坐在他的玩具旁边,拿出一个装满汽车的盒子。“我的车车们。”

 
 
 

“我知道,我和妈妈给你买的。”Root说着在他旁边坐下,接过他递给她的一辆漂亮的蓝色汽车。

 
 
 

“这是你的车。”Sam说,然后把其他车都倒出来。“这些是我的。”

 
 
 

“这可不公平。”

 
 
 

Sam做了个鬼脸,递给Root一辆不知为何做成了奶牛造型的汽车。“牛牛。”

 
 
 

“谢谢。”Root笑了,看着这辆牛车,这可真滑稽。“妈妈的呢?”

 
 
 

“狗狗。”Sam拿出一辆灰色卡车,促狭地说道。

 
 
 

“这辆不错。”Root看着卡车说道。

 
 
 

“这是酱①的。”Sam把一辆帅气的红色敞篷车放到Root的大腿上。

 
 
 

“不错不错。”

 
 
 

“哈肉③的。”Sam举起一辆校车。

 
 
 

Root笑了,“那Lionel的呢?”

 
 
 

Sam指了指警车。

 
 
 

“还有小熊呢?”

 
 
 

“小熊是只狗。”

 
 
 

他们玩了快半个小时,直到Shaw睡眼惺忪地从楼上走下来。Root勉强抑制住灿烂的笑容,看着她那头发乱糟糟、半睁着眼的妻子。Sam注意到妈妈分心了之后猛拍Root的手臂。

 
 
 

“妈妈,妈妈!”Sam沮丧地喊道。“我们在玩!”

 
 
 

“Sam,你下床来干嘛呢?”Shaw听到了Sam的喊叫。

 
 
 

“玩!”Sam站起来跑向Shaw。“在玩车车!”

 
 
 

“你尿尿了吗?”Shaw问道,抱起Sam。

 
 
 

“尿啦。”Sam 点头。

 
 
 

“你洗手了吗?”

 
 
 

“洗啦。”

 
 
 

“怎么洗的?”

 
 
 

“妈妈帮我的。”

 
 
 

Shaw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妈妈帮我的。”Sam有些恼怒地重复道。

 
 
 

“外科医生不是应该观察入微的吗?”Root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在Shaw看向她的时候粲然一笑。“你是怎么通过实习期的?”

 
 
 

“你在家干什么?”Shaw问道,把Sam放下来,双手抱臂。“我还以为你的航班要…不是五点的吗?”

 
 
 

“不。”Root摇了摇头。“我想早些回家见我的家人。”

 
 
 

Shaw扬了扬眉,耸耸肩,然后走向厨房。“我要做煎饼。”

 
 
 

“我也想你,Sameen。”Root喊着,站起身跟在她身后。“我太想念你和Sam了,所以我凌晨三点搭飞机飞了回来。你知道哪些人会在凌晨三点搭飞机吗?”

 
 
 

“以后再说。”Shaw说着,从冰箱里拿出鸡蛋。“Sammy,你想打蛋吗?”

 
 
 

Sam飞奔进厨房,爬上灶台前的高脚凳。

 
 
 

“我在凌晨三点搭上一班飞机,只是为了见你。”Root叹了口气,走近Shaw,把手放在她臀上。“我也没指望什么喜极而泣的重逢,毕竟我们都会取笑这种行为。但是我想着起码该有个吻…或者一个拥抱。”

 
 
 

“你有煎饼吃。”Shaw回答道,扭头在Root的嘴上轻啄一下。“好啦,开心了吗?”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都很开心。”

 
 
 

“这就忒恶心了。”Shaw翻了个白眼。

 
 
 

“妈妈,鸡蛋。”高脚凳上的Sam出声要求道。

 
 
 

“好啦,好啦,安静点。”Shaw递给小男孩一个鸡蛋。“记得要轻一点。”

 
 
 

“好哒。”Sam回答,轻轻地把蛋放在灶台边缘磕了一下。“没有碎诶。”

 
 
 

“再用点力。”Shaw说。

 
 
 

Sam坏笑着用尽全力把蛋砰的一声摔在灶台上,成功毁掉了鸡蛋。“给你。”他笑着伸出满是蛋液的手。

 
 
 

Root和Shaw看着她们的儿子,有些失望但并不惊讶。Root叹着气抱起Sam,帮他洗了手,Shaw则清理好蛋液。Root甚至在想Shaw为什么要让Sam来帮忙,她们都知道她们的儿子是怎样的。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Sammy?”Root问道,把他放到地上。

 
 
 

“好玩。”Sam回答,然后溜到客厅去了。

 
 
 

“这孩子太像你了。”Shaw一边说着一边打碎鸡蛋放到碗里。“简直跟你一模一样。Root2.0。”

 
 
 

“才不是呢。”Root咯咯笑道,抱臂靠着灶台。

 
 
 

“他才三岁,就知道用本应用来教学的iPad来跟你视频通话。”Shaw答道,加了些佐料。“他就算在我们面前弄坏了鸡蛋也照样直视着我们。这就有点像John开着玩笑告诉我们别用我俩的名字给孩子命名时,你就这样给他命名了。或是每次你毁掉别人生活,就只因为好玩的时候。”

 
 
 

“他就跟我一样。”Root微微皱眉。“天啊。”

 
 
 

“没错。”

 
 
 

“噢,不。”

 
 
 

“一样一样的。”

 
 
 

“这是因果报应么?这一定是报应。”

 
 
 

“没错,我们的报应就是一个Root2.0。”

 
 
 

“我的天啊。”

 
 
 

 

 
 
 

①原意是John,小孩子发音不清。[Jahn]

 
 
 

②原意是爱。[luh]

 
 
 

③原意是Harold。[Harld]

 
 
 


 
 
 

 

 
 
 


评论 ( 39 )
热度 ( 136 )

© sailorlf | Powered by LOFTER